[設為首頁] [加入收藏]
當前位置:首頁 > 廉政文化 > 清風文苑 > 正文

【微小說】趕場

發布時間:2019-12-30 11:46:51來源:永州廉政網編輯:許滔滔閱讀更多

  “還是陸大才子講究,我們兄弟才有機會見面咧……”還沒進門,趙強的吆喝聲就傳來了。     

     “對,沈昕歸位,我們‘五劍客’就到齊啦。”于海隨聲附和。

     “呵呵,沈縣長現在是大忙人,我們慢慢等就是了。”張小山慢悠悠地說道。

     “沈昕當縣長了?什么時候的事?”陸路問道。

     “去年提的,自從他當上縣長后,我是請不動他了,這次能答應你的邀請,算是給足了面子。”陸路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,思緒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年前。

      當年,陸路、張小山、于海、沈昕、趙強5人可都是大學里的“風云人物”。5人既是室友,又都是學校“荷池文學社”的文友。5個年輕人有事沒事總聚在一起,形影不離,大家一起談人生、談讀書、談詩歌、談愛情,好不快活。他們的詩歌、散文屢屢在校園雜志上發表,引得同學們羨慕,被大家稱為“荷池文壇五劍客”。5人約定,將來不管怎樣,都要堅守自己的文學夢。理想很豐滿,現實卻很骨感。

     大學畢業后,5人各奔東西,有的當起了公司高管,有的成了大老板,還有的則混跡于官場,都與文學漸行漸遠。只有陸路,為了當初的夢想放棄了考公務員的機會,跑到了外省私立學校教書。業余時間,他勤奮閱讀、不斷寫作,發表了不少的作品。這些年堅持下來,光稿費也有筆可觀的收入。對此,陸路感到特別滿意。這次,他還辭掉了私立學校教書的工作,準備回鄉專門搞創作,一心一意爬格子。這不,仗著廚藝不錯,他便炒了一大桌子菜,想請來當年大學里的文友一聚,一起斗酒賦詩,再續情誼?墒,飯菜都快涼了,沈昕還是不見蹤影。

    “再不來,我可不得等他了,我還有個飯局。”趙強一臉猴急。

     “錢掙得完嗎?咱們兄弟多少年沒聚了,就不能消停一會兒?”張小山滿臉不屑。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呀,那些個財神爺我可得罪不起。”趙強一臉無奈。

    “得了,知道你現在是暴發戶,別賣弄了。今天不聊車子、票子和位子,大家不分彼此,只論同學情誼。”于海提議。

    “人家當官了,莫非是嫌這家宴太寒酸了?”“說什么呢,在家里請客才是最高禮儀,如今還有誰愿意在家里弄呢。”……

    就在大家七嘴八舌胡侃之際,沈昕推門進來了。“對不起哈,大家久等了,我連接趕了兩個場子,實在走不脫。”沈昕端起酒杯對桌子上的人說道,不知是沒來得及還是沒注意,他看也沒看今天請客的主家陸路一眼。

   “趕場子?”這三個字眼在陸路的腦子里打了個轉兒,出于主人和舊情,陸路端起酒杯對沈昕說:“沈兄,歡迎你來寒舍做客。”

    沈昕二話沒說,端起杯子一飲而盡,然后一把抓住陸路,扭過頭來悄悄地問:“啥子事?”滿嘴的酒氣熏得陸路直皺眉頭,顯然,來這之前,沈昕已經喝了不少。“啥子事?”陸路沒明白沈昕的意思,一愣一愣的。“哈哈哈……”沈昕一陣大笑,“哎呀,陸大詩人,別整虛的了,有什么事直說,我能辦到的一定辦,何必搞這些……”沈昕用筷子指了指滿桌的菜肴。

    “我不是這個意思,沈……”陸路一臉尷尬,本想喊句沈縣長,可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。“得了,我再敬大家一杯,還得趕下一個場子呢。”沈昕喝完,一溜煙跑了。

    “等等我,沈縣長,我和你一塊走,我也還有個飯局。”趙強追了上去。

    “聚是聚不成了,我們也散了吧。”張小山雙手一攤,說道。

    “是呀,都是大忙人。哥們,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,自然也就不會有無緣無故的飯局。”于海意味深長地拍了拍陸路的肩膀,也走了。望著滿桌子的美味佳肴,陸路徹底無語了。在他的字典里,志同道合的好友相聚,煮酒論詩,是件多么美妙的事,這不正是人生的最大快樂嗎?

    今天,昔日的好友們怎么都把聚會當成“赴局”,把吃飯當成“趕場”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新田縣紀委監委  何星輝)

广西麻将下载安装